財團法人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

關於部落格







var count = 0;
var obj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object");

for(var i=0; i=2)
{
objs[i].style.display = "none";
}
}
}
  • 474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新加坡參訪心得【金陵女中】

雖然這次的新加坡之行的主軸是「環保」,但這四天三夜我體會到比環保還要多的事。

一開始導遊小姐的解說就令我嘆服不已,他不僅有豐富的歷史知識、流暢的口說能力,更讓我感動的是他深愛新加坡這塊土地,他以身為新加坡人為榮,但也不會因此貶低其他國家的人。我所認識的新加坡人大多都覺得新加坡政府做的很棒,導遊小姐說:「外面的人看來可能覺得新加坡政府對人民洗腦,但我覺得新加坡的資訊這麼發達,要對我們洗腦還真不容易。」,共產主義下的服從是摀住耳朵、遮住眼睛的服從;但民主主義的服從是在看過全世界之後產生的認同,這點是臺灣值得學習的。

接下來就是新加坡的人口跟臺北市一樣多,但卻不會塞車。他們會依據開了多少條路來決定每天上路的車輛,他們的車牌很有趣,有很多顏色,紅底是代表只有假日才能開,而且在新加坡買車子比買房子還要貴,所以他們的車輛控管才能做的這麼好。在台灣,塞車幾乎是司空見慣的事,但政府的處理方式卻是不停地開新路,這種作法不僅疏導交通的成果低,而且對生態的破壞也更嚴重。

<德樂中學>
乘著遊覽車繞遍新加坡的大街小巷,看不見一間補習班,他們秉持的教育理念是「少教多學」,早上7:30上課,下午3:40下課。但臺灣卻恰恰相反,白天在學校上課、晚上在補習班上課,根本沒有自己學習的時間。老師拼命塞東西給學生,學生只是茫然的接受,塞了一大堆東西卻沒內化成自己的。臺灣的學生幾乎從小就開始補,無論什麼都可以補,聽老師教課的時間多於自己思考的時間,臺灣的學生並不笨,卻被這樣的教育體制訓練成隻會考試的機器,實在令人痛心。

此外,在多元民族的國家中,族群衝突是常有的事,但在新加坡卻幾乎沒有這種情況,這是因為他們從小就有族群融合的課,教導學生尊重其他種族及文化,所以他們並不會有種族優越的意識,對他們來說他們都是新加坡人,只是在宗教信仰上有所差異罷了,而臺灣所欠缺的就是這樣的「國家認同感」。

< Science Centre>
在科學館聽了一場新加坡實施環保的演講,從頭到尾我聽到的措施就是---推行環保運動,令我驚訝的是他們實施的單位竟可小至家庭,或許是因為他們國家小實施起來較方便,但我認為主要的原因應該是因為他們長期一黨執政,政府有足夠的時間規劃未來三十年的政策,又加上他們嚴格的法規,所謂:「重罰之下必會服從。」,所以他們在環保這一塊才能有如此卓越的成績。在臺灣推行環保運動,有誰會理你?只有幾戶會乖乖照做,而且每當四年政黨輪替時,之前所做的政策全都化為烏有,又要重頭開始。有人說新加坡不民主,一黨獨大還實施鞭刑,但他們作事效率高,百姓衣食無虞,生活品質又佳,大家對政府讚不絕口;反觀臺灣,成天嚷嚷著民主民主,結果沒做好幾件事。對我們這些小老百姓來說,吃的飽穿的暖比民主重要多了!

<Tuas Lncineration Plant>
參觀完焚化廠後,我發現我們也不是全都不如人,臺灣已經在推行資源回收,我們每年減少的垃圾量頗為可觀,但新加坡還沒,所以我們不虛耗費太多資源去焚燒垃圾。而且「資源回收」的觀念已經慢慢由北部散播到南部,有時候不做資源回收,心裏還會覺得怪。所以我覺得與其把焚化爐蓋好,不如將垃圾分類來的實際些。

<新生水世界>
將使用過的水處理過後再利用,你敢喝嗎?但新加坡做到了,他們有種精神跟日本人很像,就是學習國外的技術再加以創新,更重要的是他們願意大膽嘗試。臺灣並不是沒有這樣的技術,但學者礙於一般民眾可能接受度不高,所以一直無法成功。新加坡和臺灣都是易缺水的國家,如果台灣是因為衛生問題而有所顧忌,我想不妨先把處理過的水,先用在工業和商業用途,等民眾的接受度提高之後,再實施在民生用水。其實這些措施都很容易實施,重點是我們有沒有決心去做;政府有沒有魄力去做,一旦政府和人民能一起齊力面對缺水的問題,我想問題一定可以迎刃而解

雖然是偶然得到這個機會出國,但我卻想了很多我以前不會去思考的問題;得到很多課本讀不到的知識。環保這個議題一開始我覺得很沉重,但這次的活動卻是輕鬆有趣,又能帶領我們深入環保這塊領域。其實臺灣是個美麗的小島,我們有的技術並不差,只是政府和人民之間的「信任」太低,我相信「節能減碳」並不只是口號,新加坡能做得到,臺灣一定也做的到!

新加坡參訪心得
金陵女中 傅維萱
對我而言,「臺北」幾乎等於壓力的代稱,匆促的腳步、忙碌的生活,在這裏有好多的壓力、責任令人透不過氣。這次意外得到出國的機會,讓我可以停下來,離開臺北這個沉重的都市。搭上飛機,我突然有壓力卸下的感覺,我最喜歡飛機穿破雲層的時候,好像突破了什麼到達新的境界,也突然真的有離開臺灣出國去的感覺。


金陵女中 楊芳懿
這次參加比賽,純粹是以參加為目的,所以能夠一路破關斬將到總決賽已經是出乎意料,能夠在最後獲得出國參訪的機會更是喜出望外的一件事,心裡真的是充滿驚訝與喜悅。前往新加坡確實讓我們收穫良多,不論是在外語抑或是環保的見識上都有了新的認識。新加坡之旅,四天的行程,我們參觀了許多的地方,也認識了很多朋友。當地的風土民情與台灣有不少差異,許多地方值得我們多加學習與仿效。
不長不短的四天,許多地方都有我們的足跡。除旅店與觀光遊玩場所外,還有德樂中學、Marine Crescent 國民住宅、科教館、大士焚化爐和新生水世界。其中讓我印象較深刻的,是他們的國民住宅和新生水世界。

    和我們的住宅區有極大的不同,相對於我們國內社區常見的隨手垃圾和壁上塗鴉,新加坡國宅內的公用場所是極為乾淨的,牆上除了油漆粉刷過的痕跡外,沒有任何圖樣,甚至連美觀用的瓷磚都見不到,事實上,牆壁之乾淨甚至讓我感到荒涼,因為國內社區有時甚至會讓孩童彩繪牆壁或是作為佈告欄,一問之下,才知道是為避免孩童反而因此以為在牆壁上塗鴉是被允許的,再加上新加坡的房子皆屬國家擁有,政府每六年會粉刷外牆一次,實在也沒有這樣的必要。除此之外,社區內的平地,大都種植有特殊效用的植物;如薄荷葉等調味用植栽,他們稱為「kitchen garden」只要居民有需要,就可自行拔取,他們將停車區往高處移,藉此空出更多平地來種植植物,水泥地的減少和綠地的增加使得雨水能更有效地滲入地下,生態上也更能維持一種良好平衡,我認為我們台灣也能使用這樣的方式,不用件件採用,但在植物的種植和停車位的設置是可以嘗試的,綠化環境的效用不必多說,但我國停車區一為平地,二為地下室,在雨量較大時便時有災情傳出,又流水沖刷,橋樑因而倒塌也是時有所聞,再加上土地的流失,生態被破壞的可能性自然也就提高了。環境破壞造成生態破壞,而生態破壞又造成更深一層的環境破壞,而漸漸演變成難以收拾的殘局。生態與環境之間就像是天秤一般,一個小小的舉動就會破壞平衡,雖然大自然會形成另一種平衡,但卻是需要時間來累積,而我們對於自然的破壞卻是無時無刻在發生,平衡不斷被破壞,最後又怎能圓滿呢?所以我國在建立社區前,應如同新加坡一般,先做好全面性的思考和規劃,並提出有效的解決辦法才開始興建,但很可惜,這方面我們做的並不夠完善,很多高樓的設計主要在於美觀和舒適,卻沒有這類環保方面的想法,雖然問題不會一下出現,但出現時往往已經太遲了。

    出國以前,就已聽說新加坡由於缺水,污水處理的技術非常進步,經過處理的水甚至能夠拿來喝。實地前往新生水世界,清晰明確的介紹讓我們很快便了解大致的流程,雖說有些機密不便透露,但也影響不大。事實上,根據顧洋教授的說法,我國的污水處理也能達到如斯境界,但國內學者考慮甚多,因此至今無法推行。以我的想法,若是成本考量,便盡量尋求解決辦法,若是認為水質不到可飲用的標準,便作為工業用水吧!先不論污水未經處理及流入河川,到達海洋對生態所造成的影響。我國雖然不像新加坡一般極度缺水,但雨季不平均,加上地形影響,能從雨水中留下的水量其實不是那麼充足,水的再利用對我們也是項極重要的發展。

    事實上,新加坡能這樣發展和他們的政治形態也有很深的關係。長期的一黨專政,使上位者在思考並推行政策時能想的更深更遠,因為他們有很長的時間能計畫再加以實行。以前曾看過一本書,其中對於「王」,也就是上位者有許多深刻的想法,其中一點便是在位時間,如果太長怕獨裁,但太短的話,政策還沒實行便可能喊停,而且計畫可能不夠周詳,其實長遠來看反而不好。以我國來說,每四年一次的總統大選,可能其中的成效還沒出來,卻意外論替政黨,臨時喊卡。
所以說,要真正與自然和平相處,不能只靠科學家的研究,民眾確實地落實,政府適當的協助,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。


金陵女中  盧意婷
Glimpse
    在我猶然戀著台北的被窩時,飛機卻已帶我越過北回歸線,來到赤道碧海上璀璨的明珠--新加坡。

    甫出機場,入目即是翠綠的草木。新加坡國土甚小,許多土地都是由海沙填土而來,但在這寸金寸土的國家裡,卻遍布著鬱鬱蒼蒼的樹木、花團錦簇的草地,新加坡政府對環境規劃的重視,可見一斑。

    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群種族多樣,有金髮碧眼的西方人,有輪廓深邃的印度人,亦有黧黑面龐的馬來人等等。在如此種族混雜的地域,竟沒有種族的衝突問題,所有居住在這著國家的人民,不分膚色種族,都自豪的自稱為「新加坡人」。

    漫步在街上,左右兩側皆是整齊國民住宅。國民住宅由政府所建,開放給人民租借,因為此政策,新加坡的民都有能力置屋,不用愁於高房貸、高房價的窘境,也因此市容相當整齊。

    新加坡僅是個蕞爾之地,內無豐碩的天然資源,外有眾多強敵環伺,僅僅是憑藉著蓬勃的轉口貿易,就在普遍貧困的東南亞國家中脫穎而出,經濟表現、生活水準相當亮眼。面對國防的窘境,新加坡對於防禦外侮的努力不遺餘力,不僅國民住宅裡設置防空壕、將公路設計為即時啟用的飛機跑道、水資源的規畫、深植人民愛國思想等等,處處都是未雨綢繆的作戰計畫。蘇子云:「夫無故而動民,雖有小怨,然熟與夫一旦之危哉?」這絕非杞人憂天的擾民政策,這是他們向世界宣告:新加坡雖小,卻不容欺侮。


Highlight 
    此次行程中,令我最有感觸的是參觀「新生水水廠」及「Marine Crescent 國民住宅」。

    新加坡的水不敷使用,需大量從馬來西亞進口,水費較台灣高許多,加上政府的教育,使新加坡人民對於水資源格外珍惜,也促成了「新生水水廠」的設立──使用過的廢水,不只是要淨化到可以安全地排放到河川,更要做到可以再利用、甚至再飲用。我喝著水場贈送的再生水,不去想水的「出身」,只讚嘆著這些沁涼的甘露,讚嘆著這化腐朽為神奇的技術,讚嘆著不屈於資源匱乏的新加坡人。

    「Marine Crescent 國民住宅」是個綠意盎然的社區,矗立的高樓簇擁著妍麗花園,隔絕了塵世喧囂及忡忡俗念。花園由社區居民所植,大多可食用、入藥,需使用時只要下樓就唾手可得,其中有種豌豆長近二十五公分,竟是從台灣帶回來的種子,莫非是「淮南為橘,淮北為枳?」居民們熱心的替我們介紹社區花園沿革及概況,對花木的栽植及功用如數家珍,還替我們準備了自釀的茶及當地甜點,我不禁動容於新加坡人的好客親善。


Farewell 
    四天的行程匆匆,轉眼就要道別。回首比賽的歷程及出國的見聞,我真的很感謝一路陪伴的老師及組員,以及基金會費心舉辦這場比賽,這是我高中生涯最完美的句點。但身為首屆環保戰士的使命尚未完結,「節能減碳、捍衛地球」,戰士們,我們任重而道遠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